??江宁侯夫人眸子几转间,看着已经关闭了的大门,叹息道:“老夫人,我知道今日我婶母说话是有些过分,我也一直在赔不是的,只是婶母已经惹恼了大夫人和二夫人,这事我实在也是收不了场,还请老夫人您多包涵。”

??“推?”老夫人冷笑一声,“你是说今日一切都是你婶母做主的?和你无关?”

??江宁侯夫人站起来福身赔罪,“我是罪魁祸首了,若我能劝住婶母,也不至于闹得不可收场,至于日前纳彩的事情,也都是交代下去下人办的,着实也是我的不周,这么重要的事情是该我亲自办才是。”

??大家听了江宁侯夫人的话,都懵了。

??虽然说方才一直都是李夫人在说国公府的嚣张,可她并未分辨,甚至偶尔还点头,这难道不是赞同李夫人说的话吗?

??怎地如今又都是李夫人的错了?

??老夫人眸光在诸人脸上巡梭了一下,沉声道:“老身托大,在此问问诸位夫人,若是你们家议亲,三书六礼,你们是否都会严格根据风俗规矩来办?可会在纳彩的时候送一对公鸡?会否在下聘的时候连聘饼和牲口都缺了?”

??这话问得大家都无言以对了。

??若是自己家的亲事,自然得事事跟紧,聘饼怎么能缺?这不是骂人家女方断六亲吗?这聘饼可是女方用来送给女方的亲人的。

??总不能叫女方自己去买聘饼。

??至于牲口,那就更不能缺了。

??像侯府这样的大家,牲口起码是猪牛羊马,小户人家才用鸡来代替的。

??这是最基本的啊。

??且贴盒里,怎么能少了莲子百合?这可是最大的寓意,祝福新人早生贵子百年好合的。

??这缺的也是太巧了点儿。

??方才大家起哄说是非,说得十分起劲,自然不问是非黑白。

??如今真到论起来的时候,才觉得侯府这一次做得着实是过分了,难怪人家生气的。

??强者胜,舆论就倾倒。

??老夫人是混生意场上的人,知道这个道理。

??她先力压了江宁侯夫人一把,局外的人,自然倒戈。

??而她在对质的时候,需要这些人说话。

??“明嫔娘娘到!”外头,传来了江宁侯夫人婆子的声音。

??婆子得知形势逆转,便急忙去求救,可府中无人,只有这明嫔娘娘能拉出来镇镇场子。

??所以便急忙去请明嫔。

??明嫔是江宁侯夫人的义女,婆子来说夫人有请,她不能不去。

??但是到了门外,看到十几名军士,她心里便沉了沉,看来是让她做出头鸟的。

??她自然不会这么愚蠢,之前她看清楚了江宁侯夫人是个什么样的人,不得力,也不愿意出力,这样的人不可指望,且在府中数日,也知道江宁侯如今不待见这个夫人。

??所以,在得知甄家的老夫人在里头,她心中便有了计较。

??她和里头的人不一样,不会认为甄家比不上侯府。

??这江宁侯昔日还是大将军的麾下呢,军人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权门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大唐365bet亚洲足球_365bet官网开户网址_365bet线路检测中心只为原作者陈瑾宁陈靖廷的365bet亚洲足球_365bet官网开户网址_365bet线路检测中心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瑾宁陈靖廷并收藏权门悍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