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一阵忙活。

??临时手术台又变了一个简陋法台。

??冯翀双手捧着一支朱砂笔,念念有词。

??俄尔。

??“薄兄弟,静心凝神!”

??对面局促不安的薄子瑜赶忙闭上眼,摆出个五心朝天的姿势。

??冯翀已然提笔上前,在对方眼皮上点起朱砂,口中同时喝道:

??“一笔封眼。”

??手腕一抖,又在鼻端一划。

??“二笔封鼻。”

??笔头再转,点向双耳。

??“三笔封耳。”

??手腕回转,在唇上一抹。

??“四笔封口舌。”

??最后点在眉心。

??“五笔封神魂。”

??朱砂点敕完毕,薄子瑜脸上紧张的神色顿时一变,脸上的皮肉松弛下来,像是进入了最深层次的睡眠。

??冯翀又取了两支香,一支插在薄子瑜发髻上,一支插在妖虫身上。随即点燃,但古怪的是,两注香上青烟没有飘然上浮,反是彼此吸引,慢慢飘向对方,最后混绞作一处。

??一人一妖隔着大半个案台,以身上香,香上烟,彼此勾连。

??冯翀又赶紧捻决。

??“渡魂!”

??话音方落,就瞧见两股纠(和谐)缠的轻烟一阵急促地抖动,似有什么东西透过烟气传渡而来。稍后,颤动平息,烟气又变回那袅袅轻盈浮动模样。

??而烟气两头的双方,寄生妖虫好像愈加僵死,薄子瑜沉睡的脸上也似乎有了点微妙的变化。

??紧接着。

??冯翀用笔端作刀,在薄子瑜嘴前虚虚一划。

??“口舌开。”

??做完这一切,他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,神态也萎靡了不少,却又马上打起精神,捧出一本药材纲目,紧盯着薄子瑜,念到:

??“黄芪。”

??室内寂静。

??时有灯芯噼啪轻响,两股香烟袅袅纠(和谐)缠扭动。

??三四个心跳之后。

??“黄芪。”

??薄子瑜的声音含混响起,吐声迥异与平时说话腔调。

??但冯翀眼中神采反而一定,继续念:

??“杜仲。”

??薄子瑜再度学舌。

??“杜仲。”

??“决明子。”

??“决明子。”

??……

??十来个药材的名字之后。

??“紫萱。”

??这一次,久久没有回应。

??冯翀耐心等候了几秒,终于露出一丝喜色,赶紧在书页上勾画作记号。

??又念:

??“三七。”

??……

??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。

??两炷香已燃得只剩三分之一。

??冯翀的眉宇之间疲色难掩,但他还是勉力支撑着,将下一个药材的名字念出。

??“桑寄生。”

??这一次没有回应,冯翀习惯性地下笔去勾记,可冷不丁瞥了薄子瑜一眼。

??但见捕快松弛的神态下,嘴角居然藏着一丝古怪的笑意。

??顿时。

??一股酥麻蹿上头皮。

??“快动手!”

??他忽而大叫。

??“法败矣!”

??话声方落。

??薄子瑜突然昂首将嘴巴张大到了极致,舌(和谐)头伸直探出嘴来,而后,两道牙关猛然一合,便要咬断舌(和谐)头。

??千钧一发之间。

??一只手将将赶到,掐住了他的牙关。

??却是旁边护持的李长安早一步察觉到了蹊跷,一手救人,同时,一手掐断了发髻上的香头。

??但见空中纠(和谐)缠的轻烟突兀一抖,接着如同长鲸吸水,所有的烟气倒卷而回,缩进了寄生妖虫身上的法香里,而后被冯翀一把拔掉。

??…………

??道士和医生这两个职业通常是联系在一起的。

??青萍真人在潇水偌大的名望,除了本人道学精深之外,还与她常年在左近义诊有关。

??所以水月观中常备药材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
??冯道士抹下老脸,把道童无忧给请了回来,许下了果子几包、糕点若干、故事几则后,才让小道童从药材库里取出紫萱、龙葵、重楼、景天、长卿、雪见各一份。

??这六味药材,都是方才被妖虫附身的薄子瑜没有说出口,或说,惧怕说出口的。

??药材到手后,几乎精疲力竭的三人也没那闲心去熬煮。

??干脆把药材磨成粉,捏成了一个大大的药丸。

??因着泥魃被封禁,不能吞咽,当然也无法口服。便只好把药丸从其肛(和谐)门里塞进去,再拿筷子捅进妖虫体内。

??人事已尽。

??接下来,就只有静待天命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地煞七十二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大唐365bet亚洲足球_365bet官网开户网址_365bet线路检测中心只为原作者祭酒的365bet亚洲足球_365bet官网开户网址_365bet线路检测中心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祭酒并收藏地煞七十二变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