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“你听谁说的?”

??谢容桓垂下眉目,整个人僵直了一般问着她。https://

??“你没看新闻吗?”沈卉一脸不可思议:“媒体都报道出来了,江总买了一颗三千多万美元的天价粉钻,准备打磨成婚戒送给师姐,师姐可真幸福啊。”她的目光看上去有几分憧憬:“女人所梦寐以求她都能拥有,实在是羡慕。”

??谢容桓愣住了。

??怎么他住院了一阵子,这外面的世界怎么就突然变了呢!

??顾念不是说好要移民去留学,怎么又要和江亦琛结婚。

??他拿出手机,翻到了那条新闻,仔仔细细阅读了下来,并没有提到江亦琛,但是评论里面有提到,谢容桓放下手机说:“媒体说的又不是真的,哪能听风就是雨。”

??顾念唇角一撇:“怎么你好像很不希望是真的一样。”她笑了笑:“但是这事儿已经是真的了,江城集团内部都在说这事,江总买钻石这事是真的,打磨婚戒也是真的,可是他还能送给谁呢?”她像是在做分析,一边说一边看谢容桓的脸色:“这几天他俩还一起去了一中,看来是和好了。”

??谢容桓的脸色有些捉摸不透,他没说话,似乎在听沈卉说话。

??“其实他俩和好我也预料到了,师姐她真的很爱很爱江总呢!”沈卉说起别人的爱情故事的时候似乎格外的甜蜜:“本来他们早就该在一起的,但是江总家人不同意,他们更喜欢锦书妹妹。”沈卉叹了口气说:“江城集团出了危机,师姐还跑去求慕天乔,要慕天乔帮忙,四哥你知道慕天乔吗,就是复星集团的董事长,其实是师姐的亲生父亲,从小抛弃了师姐,师姐讨厌他,但是为了江总,还是跑去求他帮忙。”

??谢容桓握紧了手中的筷子。

??他知道慕天乔,也知道他是个人渣,更知道他欺骗了顾念,害的她差点没命了,当时他不明白为什么顾念还要去信任他,听沈卉这么一说,他倒是想起一些什么来。

??“慕天乔实在太可恶,差点害得师姐命都没了,幸好江总去了。”沈卉添油加醋,将一些事实糅合在一起说:“江总重要的商务宴会都放弃了。”她盯着谢容桓看,一字一句说:“一个男人为了她,放弃了那么重要的宴会也要来救她,是个女人都会感动到无以复加的。”

??这其实是沈卉一个人的独角戏。

??从始至终,谢容桓都没有说过话。

??但是既然这出戏已经开始唱了,那么自然要有头有尾地唱下去。

??“之前师姐还找过锦书妹妹来着!”

??“她找锦书做什么?”

??谢容桓终于开了口。

??“那段时间江城集团海外并购案失败,被新出台的《境外收购法案》折腾的不轻,业绩下滑厉害,师姐就让锦书妹妹去求大哥,看看能不能牵线搭桥,拿到柏雅酒店的业务。”

??谢容桓想起来了。

??是有这件事情。

??柏雅酒店是谢容临娘家的业务,他对谢家的事情向来不甚在意,也隐隐知道谢锦书貌似在求自己大哥事情,那时候他以为锦书是被爱冲昏了头脑,却没想到这一切背后顾念才是始作俑者。

??他心口微微有些呼吸不顺畅,一种难言的感觉忽然翻涌而出。

??沈卉换好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你是我的念念不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大唐365bet亚洲足球_365bet官网开户网址_365bet线路检测中心只为原作者曲一一的365bet亚洲足球_365bet官网开户网址_365bet线路检测中心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一一并收藏你是我的念念不忘最新章节